1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首页 宗亲投稿 曾氏族谱 曾氏纲要 论文特辑 曾氏名人 宗圣曾子 家族要闻 曾氏典故 关于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曾氏典故 -> 曾惠敏公(纪泽)墓志铭

 
 
     
曾惠敏公(纪泽)墓志铭
 
 
作者 清 · 俞樾 来源 曾国藩研究网 发表 2009-11-17 12:18:52 人气 13524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号   
墓志铭拓片
点校注释:曾国藩研究所刘建海  
 
皇清诰授光禄大夫、建威将军、太子少保、户部侍郎、
承袭一等毅勇侯兼云骑尉世职、予谥惠敏曾公墓志铭
德清俞樾⑴撰、安化黄自元⑵书并篆盖。
昔在咸丰、同治间,盗贼盘牙⑶,有震且业⑷。天乃笃生⑸敦庞⑹耆艾⑺表里⑻文武之臣,以划祓⑼荒荼,经纬区宇。而吾师曾文正公,实为中兴元功冠。文正公薨、惠敏公嗣,又继之以雄才伟略,为国家宣布德意,奋扬威棱,谈笑樽俎之间,折冲⑽万里之外,将天之钟美于曾氏乎,乃天之笃祜⑾我圣清也。
    光绪十有六年闰二月癸巳,惠敏公薨于位,越二日乙未诏以公才猷练达,任事勤能,赏太子少保衔、照侍郎例赐卹⑿。三月癸巳,又从大学士、直隶总督李公鸿章请,以其事实宣付史馆,加恩予谥。明年某月某甲子,其孤奉公之器,归葬于善化六都曹家坳之桃树湾,而乞文以铭其幽宫。余惟公以元功侯籍⒀,弱冠登朝,智深勇沉,中外翕服,固不待余言以为重。然公仗节出疆,慷慨辨论,有中外大局所关,不可不垂示后世者,则又安敢以不文辞。
    公讳纪泽字劼刚,号归朴,文正公长子。世牒炳然,可无述也。自幼究心经史,喜读《庄子》《离骚》,所为诗古文辞,卓然成家。兼通小学、旁涉篆刻、丹青、音律、骑射,靡不通晓。从文正公在军中十余年,战守机宜、山川形势,咸得其要领。
    同治以来,与泰西互市,中外之事益繁,公遂精习西国语言文字,讲论天算之学访求制器之法海外诸大洲地形国俗,鳞罗布列,如指诸掌。先以正二品荫生用户部员外郎,及文正与欧阳夫人相继薨逝,公连遭大故哀毁,几不胜丧,然垩庐⒁之中,仍潜心有用之学。服阕入都,袭一等毅勇侯,朝廷知公才,命以四五品京堂候补。
    光绪四年,充出使英国、法国钦差大臣,赐花翎以宠其行。是年补授太常寺少卿,明年迁大理寺少卿。公在海外,遇事侃侃,英人法人,多为折服。朝廷益知公可大用,明年遂有出使俄国之命。
    先是中原多事,俄人窃据伊犁,至是议索还之。而侍郎崇厚实以全权大臣往,乃为俄人恫喝,诸事多从其请,又以全权大臣例得专行,竟与定约而归。上震怒,夺其官治罪,改命公往毁约更议。当时俄人要挟万端,且自我毁约,使彼有辞,沿海震动,以为兵事将起。公受命于艰危之际,力任其难,与其国外部书格尔斯及驻华公使布策诸人,笔舌辨难,往复十数万言,卒毁已成之约,更立新议。其大端有七:
    一曰交还伊犁
    《原约》以伊犁西南两境分归俄国,而南境之帖克斯川,实为南北要区,尤重于西,若南境属俄,则俄有归地之名,我无得地之实,力言俄俾南境悉归于我。
    二曰定喀什噶尔之界
    《原约》所载地名,按图悬拟未足为凭。俄必欲如原约者,乃争苏约克山口也。公与辨论再三,始定议两国各派大员勘定,不以原约为准。
    三曰定塔尔巴哈台之界
    前将军明谊、奎昌等已分有定界,及崇厚至俄,以分清哈萨克为言,于是为俄所占者,又三百里。公力争于俄,乃于明谊、崇厚所定两界间,酌中勘定,更立新界。
    四曰嘉峪关通商
    《原约》许俄商由西安汉中行走,直达汉口。而向来通商,从无指定何处许西商减税、行走之例。公与定议嘉峪关通商如天津例,而西安、汉中两路及汉口字均删去,不入载书。
    五曰松花江水道
    松花江直抵吉林爱珲城,从前误指,混同江为松花江,致俄船驶入无禁。崇厚许其船得至伯都纳,俄犹未餍⒂也。公与力争,竟废此条,不特于《新约》夺其利,且为旧约辨其诬矣。
    六曰乌鲁木齐领事
    公初意尽废各城领事官。俄谓各领事废,则乌鲁木齐必须增设一员。公又与争,及改为吐鲁番增设一员,而乌鲁木齐不增,余领事并罢。
    七曰天山南北路税务
    新疆兵燹之后,凋敝殊甚,转运维艰,是以原约有均不纳税之说。公改为暂不纳税,俟商务兴仍开征,以充国课。
    凡所定界务三端、商务四端,皆毁《旧约》,更立《新章》。而又有偿款一端,改兵费之名为代守伊犁之费,减卢布五百万元为卢布四百万元。
    自光绪六年至七年凡十阅月,而议始定。前使者以头等全权大臣,仅得伊犁之半,而诸要隘尽弃以畀⒃俄。公以二等使臣,又无全权之名,乃能取已成之约而更之,乌宗、岛山、帖克斯川诸要隘仍为我有,伊犁拱辰,诸城足以自守,而又得与喀什噶尔之阿克苏诸城形势联络,其有功于新疆甚大。于补授宗人府府丞,俄迁都察院左副都御史。
    至九年,而法越事起。公任满将代,诏留公任。公与法人辨甚切,法人惮之。又陈《备御日南之荣》六条,悉中肯綮⒄。十年补兵部右侍郎。是年奉命与美国议定洋药税厘并征条约,增岁入银贰百余万两。十一年始有诏,以江西布政使刘瑞芬代公,公在外盖九年矣。历使俄英法三大国,适值多故,忧劳备至,须鬓皆白。至十二年冬,受代还朝,未至即命帮办海军事务。既至,又命在总理各国事务衙门行走。醇贤亲王知公谙达洋务,每事必谘焉。调户部左侍郎,命筦⒅同文馆之事,又尝摄刑部、吏部侍郎。公自以受恩厚,鞠躬尽瘁,不敢自暇逸,而在俄时积受阴寒,得中消之疾。至十六年春,方与诸王大臣会议朝鲜事,咸欲取决于公,而公旋病,病且不起矣,年五十有二。醇贤亲王亲临哭奠,谓年甫及艾⒆,何于至此,有其才而不竟其用,惜哉!旬日之间,电传中外,无不同声太息,为朝廷惜此柱石之臣,乌呼:如公者,真我国家之尽臣,而我师文正公之肖子矣。
    公娶贺氏,云贵总督贺公长龄女,继娶刘氏,陕西巡抚刘公蓉女。初无子,以弟子广铨嗣,后生子三,广銮、广铭、广鐊。铭、鐊俱幼殇。公卒,广铨赏员外郎,广銮俟及岁引见。女子子三:长适合肥李经馥;次适归安吴永;三幼殇。所著奏疏及诗古文若干卷,又著《地舆辑要》未成。其早年所撰则有《佩文韵求古编》《说文重文本部考》《群经臆说》诸书,均藏其家。公合中学西学而成一家之学,宜其所树立者大也。铭曰:
天生文正,光辅圣清。扫除群盗,东南砥平。内乱既平,外患未已。
天成公名,畀以贤子。贤子维何,曰惠敏公。中学西学,一以贯通。
始以小侯,洊登卿列。帝知其才,授以使节。俄恃其强,据我新疆。
谁与定议,自毁隄防。公踵其后,十易八九。折冲樽俎,夺肉虎口。
不辱君命,不激不随。公此一举,倾动四夷。方今隐忧,实惟平壤。
俄所觊觎,我之屏障。安得如公,高议云台。雄图未展,隆栋先摧。
我作铭词,刻其墓石。赫赫令名,千载无斁⒇。
长沙陈元玉刻石    
注释:
⑴俞樾(1821-1907年),字荫甫,号曲园,浙江德清人。道光三十年进士,点庶吉士。以复试诗有“花落春仍在”之句,为曾文正公所赏,散馆授编修。所著凡五百余卷,统曰《春在堂全集》。
⑵黄自元(1837-1918年),字敬舆,湖南安化人,清末书法家。同治七年中进士第二名,授翰林院编修,至光绪间,迁河南道监察御史,宁夏府知府。一生勤于书法,博采颜、柳、欧各家之长,自成“黄”体。黄自元与曾纪鸿为儿女亲家,纪鸿三子广镕原配即黄自元之女。
⑶盘牙:相互交结,谓犬牙相交入之意也,同“盘互”。
⑷有震且业:意强大有威势。语出《诗经•商颂》:“昔在中叶,有震且业。允也天子,降予卿士。实维阿衡,实左右商王。”《郑笺》:“震,威也。”《尔雅•释沽》:“业,大也。”
⑸笃生:谓生而得天独厚,《诗•大雅•大明》:“笃生武王,保右命尔。”
⑹敦庞:敦厚朴实。
⑺耆艾:尊长,师长。《释诂》:“耆、艾,长也。”《国语•周语上》:“瞽史教诲,耆艾修之。”
⑻表里:表面和内部,内外之意,宋司马光《初春登兴国寺塔》诗:“为君作意登高处,试望皇州表里春。”
⑼祓(fú):消除,清除。如祓瑕,祓濯。
⑽樽俎(zǔ)折冲:指不以武力而在宴席交谈中制胜敌人,后泛指外交谈判活动。折冲,使敌人战车后退,指击退敌军。语出汉•刘向《新序•杂事一》。
⑾笃祜:笃:丰厚。祜:福,大福。
⑿卹:同“恤”。《汉书三•项籍传》:“今不卹士卒而徇私,非社稷之臣也。”
⒀侯籍:诸侯名册,《汉书•高惠高后文功臣表》:以缀续前记,究其本末,并序位次,尽于孝文,以服元功之侯籍。
⒁垩庐:即垩室,古时居丧者居住的房子,四周用白泥粉刷。
⒂餍(yàn):满足。《孟子》:“苟为后义而先利,不夺不餍。”
⒃畀(bì):给与。《左传•僖公二十八年》:“分曹卫之田以畀宋人。”
⒄悉中肯綮(qíng):比喻分析深刻,全部击中要害,或能说到点子上。
⒅筦:“管”的异体字。
⒆及艾:指男子年满五十岁。
⒇斁(yì):厌倦,厌弃。《西湖二集》:“遂作祭文,有‘魂魄累王,作配神主,与王英灵,永远无斁’之语。”
一键分享到:
上一篇文章 少岷公小传
    
下一篇文章 秉忠曾公传
回到列表 打印本文 回到顶部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不存在。

本站内容版权归《曾氏宗亲网》所有,如若引载,请注明出处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5 - 2015 曾氏宗亲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0983号 站长:曾广宾 法律顾问:曾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