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首页 宗亲投稿 曾氏族谱 曾氏纲要 论文特辑 曾氏名人 宗圣曾子 家族要闻 曾氏典故 关于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论文特辑 -> 曾 国 之 迷

 
 
     
曾 国 之 迷
 
 
作者 李学勤 来源 曾晓天供稿 发表 2010-6-19 21:42:51 人气 9431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号   

——摘自一九七八年十月四日《光明日报》

春秋战国时代的曾国的问题,学术界讨论已久。早在北宋时期,今湖北省安陆县一带,就发掘过两件“曾侯钟”(即楚王熊章钟。楚王熊章即楚惠王)。一九二三年,安徽寿县朱家集楚王墓又出土过一对大型的曾姬壶。刘节先生在他的《寿县所出楚器考释》文中,研究了钟、壶和另外几件曾器,正确地指出,曾不是古书中常见姒姓鄫国(在山东峄县东)。而是一个姬姓诸侯国。他还认为,曾国是附庸于郑国的,“曾人之足迹北起郑郊,南及光州,西起南阳,东抵睢州,也就是在河南省的中南部。

一九六六年,一批上边有“曾侯仲子游父”铭文的春秋铜器,在湖北省京山县的苏家垅出土。随后几年,湖北随县枣阳和河南南端的新野,连续掘获许多曾的铜器,这一系列的发现说明,曾人活动范围不象刘节先生所推测的在河南南部。而主要在湖北北部的汉水以东,以新野为其北限。

根据铜器分期知识分析,京山随县枣阳的器物,时代多为春秋前期。武汉文物商店征集的“曾伯从宠鼎”年代还要早一点,大约在西周、东周之际。上海博物馆收藏的“曾子游父鼎”,器主和京山的“曾侯仲子游父”是一个人,观鼎的形制和锈色,无疑也是湖北出土的。枣阳出土地的一件鼎和新野出土的一件甗,器主都是“曾子仲诲”但新野多数铜器是春秋中期的。最近,在各省市、自治区征集的文物汇报展中,又展出了湖北襄阳地氏征集的两件春秋中晚期曾国的铜器,曾姬壶和楚王熊章钟是战国前期楚惠王时代的器物。由此可见,从春秋初年一直到我国战国前期,姬姒的曾国始终是存在的。湖北随县擂鼓墩曾侯大墓的发现,进一步证明了这一点。

然而,在有关这一时期历史文献里,却完全找不到姬姒曾国的资料,特别是《左传》对汉水以东各小国,以及楚国向该地区发展的情形,都有非常详细的记述,但也没有“曾国”的字样。《左传》记载的淮汉之间诸侯国,如江、黄、邓、唐、历等,多在出土的铜器铭文里出现,只有这个曾国铜器出现最多分布最广,而《左传》中却似乎没有反映,这不能不说是一个迷。

我们认为,姬姓曾氏不但在《左传》里有记载,而且有关的记事还很多,只不过书里的国名不叫做曾罢了。大家知道,当时有的诸侯国有两个国名,例如河南的南阳附近的吕国又称为甫。山东安邱的洲国又称为淳于。从种种理由推测,汉东地区的曾国,很可能就是文献里的随国。

大洪山以东有随、唐、厉三国姬姒的随国最强,所以《左传》说“汉东之国随为大”,春秋前期,公元前七0六年,楚武王侵随,随侯作了准备,楚军不敢进攻。公元前七0四年,楚再次伐随,虽获胜利,但未能占领随国,只结盟而还。公元前六九0年,楚武王第三次代随,死于军中,由大臣们与随侯结盟。公元六四0年,随国又率领汉东诸侯叛楚。分析这一时期的形势,汉东小国境域能北至新野,南至京山,并与楚抗衡的,只有随国。

曾国决不是唐国、厉国,北宋末年今湖北孝感地区出土过一组铜器铭文中,证明了曾不会是唐、厉。因此记载周昭王南征路线,经过唐、厉、曾。曾和唐、厉同时出现在一组铜器铭文中。从各地曾器铭文看,京山、枣阳、新野几个地点的曾国墓葬,都是曾侯子弟的墓,只有一九七0年湖北随县均川发现的一组铜器,器主“曾伯文”是曾国之君。最近发现的曾侯乙的墓又在随县附近。国君的墓葬应在其国都,而据文献记载,随县正是随国的国都所在。

考察铜器铬文,知道曾国的历史相当长久。曾姬壶作于楚惠王二十六年(公元前四六三年)。楚王熊章铜作于楚惠王五十六年(公元前四三三年)。“周之子孙在汉川者,楚实尽之”,汉东地区经过春秋之世不的,惟有随国。高士奇的《左传记事本末》评论说“夫随之为国,限在方城内,于楚尤逼,而能屡抗楚锋,独为后亡”。战国初年汉水以东,如不是随国。哪里还再有个姬姓诸侯国呢?

擂鼓墩大墓出土的楚王熊章铜上的铬文和北宋发现的两件钟上的铭文是相同的,都是“佳(唯)王五十有六祀,返自西阳,楚王熊章乍(作)曾侯乙宗彜奠之于西阳,其永时(持)用享。按昭铜器铭文的通例,作某人宗彜,是作祭祀该人的祭器,该人必然是已死的,“返自西阳”,应解释为报(古人称报丧为报)自西阳,“返”、“报”两字古书中常常互相代用。整个铭文的意思是:楚惠王五十六年,从西阳得到曾侯乙去世的讣告,惠王制作了曾侯乙宗庙所用的礼器,在西阳对他进行了祭奠,并永远用以享祀。这个墓出土的竹简也记载墓主下葬时楚、宋两国曾来会葬,楚国自王以下都赙了车马等物,可以同铭文互证。楚惠王为何要作一套钟、镈放在他国的宗庙里,恭恭敬敬祭祀曾侯呢?当时楚国称霸一时,决不会轻易地对一个小诸侯国给予这么高的待遇,但如果曾是随国,这个问题就不难解释了。

公元前506年,吴国大军在孙武、伍子胥指挥下进攻楚国郢都,楚昭王(惠王的父亲)仓皇出走逃亡到随国。吴人尾随追赶到,要求随国交出楚王,允许把汉水以东划归随国作为交换条件。那时楚昭王躲在随国公宫以北,吴军抵公宫以南。局势极为危急。随君不顾吴国的威协利诱,拒绝交出楚王,终于赢得了时间,楚昭王在秦军帮助下,恢复了楚国。以后《春秋》一书中又出现了“随侯”的名号。对此,杜预注:“世服于楚,不通中国(即中原各国)。吴人入楚,昭王奔随,随人免之,卒复楚国。楚人德之,使列于诸侯”。估计曾侯乙就是保护了楚昭王的随君的后裔,楚惠王铸编钟来祭享他,正是报恩之意。

曾即随,某些铜器铭文还可以证明。京山出土的铜器中有两件西周晚期的簋,铭文是:“惟正二月既死如霸壬戌,黾乎作宝簋用敬夙夜,用享孝皇祖父考,用丐眉寿永命,乎其万年永用”。“黾”乎应该是曾侯的先世,“黾”字的声、古音和“随”字十分相近。可以通假。这是曾也可以为黾(随)的又一证据。

                            七十三派孙  曾晓天摘录

                                2010年6月16日

一键分享到:
上一篇文章 那个曾经远去的鄫国
    
下一篇文章 谈谈氏族的郡望与谱局的见闻
回到列表 打印本文 回到顶部 关闭窗口

曾国的来源和迁徙(何光岳,2010-4-29,10104)

本站内容版权归《曾氏宗亲网》所有,如若引载,请注明出处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5 - 2015 曾氏宗亲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0983号 站长:曾广宾 法律顾问:曾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