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首页 宗亲投稿 曾氏族谱 曾氏纲要 论文特辑 曾氏名人 宗圣曾子 家族要闻 曾氏典故 关于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曾氏名人 -> 历史名人 -> 太傅大学士毅勇侯曾文正公神道碑

 
 
     
太傅大学士毅勇侯曾文正公神道碑
 
 
作者 清·李鸿章 来源 曾氏宗亲网 发表 2022-6-20 16:10:47 人气 3550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号   


    圣清受命二百年,有相曰曾公(即曾国藩,括号内容为昭演点注,下同)。始以儒业事宣宗皇帝(道光),入翰林,七迁而为礼部侍郎。文宗(咸丰)御极,正色直谏,多大臣之言。
    咸丰二年(1852年),以母忧(即其母过世,当时官员按例告假三年,回籍治丧,称丁忧)归湘乡,逐起乡兵讨贼(指太平军)。自宣宗时天下安,内外驰备,于是西洋始通中国,海上多事,未几而广西群盗起,大乱以兴。及此年,放兵东出,攻长沙不克,遂渡洞庭,陷武昌,循江而下,所过摧靡。而是时天下兵(指清朝正规军绿营兵)大抵惰恇怯,不可复用;诸老将尽死,为吏者不习战阵。公既归,天子诏公治团练长沙。公曰:“金革之事,其敢有避!”因奏言团练不食于官,缓急不可恃,请就其乡团丁千人募为勇营,教以兵法,束伍练技,号曰“湘军”。湘军之名自始。
    明年,益募人三千,解南昌之围。是时贼已陷金陵(今南京)据之,掠民艘巨万,纵横大江中。于是议创舟师,制造铸炮,选将练卒,教习水战,天子嘉之。湘军水师由此起矣。四年(1854年),成军东讨,初战再失利,未几大捷湘潭,以师不全胜上疏自劾(自请处分)。已而克岳州,下武昌,大破田家镇,断橫江铁锁,乘胜围九江,进规糊口。当时是,湘军威名震天下。会水师陷入彭蠡湖,鄂帅丧师,武昌再失。公曰:“武昌据长江中游,必争之地也。”急檄湖北按察使胡公林翼率偏师西援,不克,则悉锐师继之,而自留江西督攻九江。已而悍贼石达开等分道犯江西,破郡县六十余城,公上疏自劾。卒以孤军坚拒死守,贼不得逞。六年(1856年),胡公等复武昌。明年,拔九江,军威复振。
    公治军,谋定后动,折而不挠,坚如金石,重如山岳。诸将化之(明白指挥者的思路和部署),虽离公远出,皆遵守约束不变。自九江未拔,诸军已略定江西郡县矣。公以父忧归(父故、告假回籍),累诏起复视师,不出。既逾小祥(丧礼,一定的月数称为“小祥”),始奉命援浙江。是时公军为天下劲旅,四方有警,争乞公赴援,南则浙闵,西则蜀,北则淮甸,皆遥恃公军为固,虑旌旗他指。天子亦屡诏公规画全势,视缓急轻重去就之。公曰:“谋金陵者必据上游,法当舍枝叶图本根。”遂建议三道规皖。
    咸丰十年(1860年),苏、浙沦陷,朝廷忧之。以公总制江南,趋诏公束兵,而公卒不弃皖以失上游。是年西夷内犯(指八国联军侵华),定和议。十一年,公克安庆,今上(皇帝)同治元年(1862年)正月元日授公协办大学士,于是分道出师,大举东下。公弟浙江巡抚国荃以湘军缘大江薄金陵;今陕西总督左公宗棠以楚军抵衢州,缓江浙;鸿章以淮军出上海,规苏常;水师中江而下,为陆军声援。三年(1864年),苏浙以次戡定,而公弟等亦攻拔金陵伪都(太平天国建都金陵,即今南京)。自公初出师,至是十有三年,粤贼平,东南大定。论功封一等毅勇侯,开国以来文臣封侯,自公始。
    公既平定东南,威振方夏,名闻外国。会忠亲王僧格林沁战殁于曹,廷议以公北伐流寇。是时公所部湘军皆已散归,经画岁余,功绪渐彰。会疾作,有诏还镇江南,中外大事皆就决之。公所谋议,思虑深远;进规中原,议筑长墙,以制流寇;策西事,议清甘肃而后出关;筹滇、黔议,以蜀、湘两省为根本。皆初立一议,数年之后,事之成否卒如其说,而驭夷为尤著云。初、咸丰三年金陵石陷,米利坚(即美国)人常谒江南帅,愿以夷兵助战。十一年,和议既成,俄罗斯、米利坚皆请以兵来助。公议为宜嘉其效顺,而缓其师期。及同治元年英吉利、法兰西又以为请,公又议以为宜申大义以谢之,陈利害以劝之。皆报可。廷议购夷船,公力赞之。比船至,欲用夷将,则议浸其事。其后自募工写夷船之制,近似之,遂议开局制造。自是外洋机器、轮舟、夷炮,中国颇得其要领矣。六年(1867年),诏中外大臣筹和议利害,可许不可许?公议以为其争彼我之虚仪者许之,其夺吾民之生计者勿许也。
    移直隶总督,天津民有击杀法兰西领事官者,法人讼之朝,天子慰解之,法人固争,有诏备兵以待。公曰:“百姓小忿,不足肇边衅。”从之。而密议储将练兵,设方略甚备。先是,公已积劳成疾,至是疾益剧。会江南阙帅,上念南洋驭夷事任绝重,非公不可,遂命还江南卧治之(回两江总督原任)。至则经营远略益勤。既一年,疾甚。同治十一年(1872年)二月戊午遂薧于位。官至武英殿大学士,享年六十有二。遗疏入,天子震悼,赙赐有加,赠太傅,谥“文正”。
    公讳某,字涤生,世为湖南湘乡人。曾祖竞希,祖玉屏,父先县生麟书,三世皆以公贵,封光禄大夫。曾祖妣彭氏,祖妣王氏,妣江氏,皆封一品夫人。夫人衡阳欧阳氏,生男二:纪泽闳生,户部员外郎,锡爵为侯;纪鸿附贡生。孙三人:广钧、广镕、广铨,皆幼。公既薧,纪鸿、广钧皆赐举人,广镕赐员外郎,广铨赐主事。女五人,皆适士族。
    公为学研究义理,精通训诂;为文效法韩、欧(韩愈、欧阳修),而辅益之以汉赋之气体。其学问宗旨以礼为归。常曰:“古无所谓经世之学也,学礼而已。”于古今圣哲自文周孔孟(文王、周公、孔子、孟子),下逮国朝(本朝的称谓)顾炎武、秦蕙田、姚鼐、王念孙诸儒,取三十有二人图其像而师事之。自文章、政事外,大抵皆礼家言。常谓:“圣人者,自天地万物推极之,至一家米盐无不条而理之。”又常慨古礼残缺,无军礼。军礼要自有专篇细目,如戚敬元氏(戚继光)所纪者。若公所定营制营规,博稽古法,辩等明威,其于军礼庶几近之。至其论议规画,秩序井井。经纬乎万变,调理乎巨细,其素所蕴蓄然也。
    丧归湖南,营葬于善化(今长沙望城县)某乡。鸿章少从公问学,又相从于军旅,与闻公谋国之大者,乃为文,刻其墓道之碑。

诰授光禄大夫、太子太保、武英殿大学士、直隶总督、一等肃毅伯兼都尉世职、门下士 李鸿章 顿首拜撰。
 
铭曰:
 于铄皇清,世载圣武。万夷震叠,匪臣伊主。历载二百,极炽而屯。孰排其纷?阙维宗臣。
 功与时会,其屯则天。惟公之兴,事乃异前。国有旧旅,云顿星罗。公曰窳矣,汰之则那。
 率我盟隶,敌忾同仇。舍其鉏囗,来事戈矛。阙初孤立,百挫不慑。天日可格,鬼神为泣。
 持己所学,陶铸群伦。雍培浸灌,为国得人。孰任巨艰,刓印使帅。孰以节死,孰成孰败。
 决之于徽,卒验不爽。朝廷乏人,取之公旁。始诏求贤,江以荐起。继才胡公,胜己十倍。
 陆军诸将,首塔罗王。二李继之,水则彭杨。皆公所识,拔于风尘。知人之鉴,并世无伦。
 万众一心,贯虹食昴。终奠九土,殕此狂丑。事已大毕,乃谋于海。益我之长,夺彼所恃。
 动如雷霆,静守其雌。内图自强,外羁靡之。默运方寸,极九万里。人谓公怯,曰吾过矣。
 式蛙尝胆,以生以训。大勋宜就,胡弃而损?道光季世,夷始幓我。内患乘之,燎原观火。
 彼睨吾旁,雌雄首尾。曰敞可乘,附耳同起。夷啮其外,寇讧其内。不有我公,嘻甚矣惫。
 维昔相臣,佐治以文。武功之盛,则由圣人。留都开基,三藩定变。新疆外拓,川楚内奠。
 四夷奔走,唯恐在后。皆秉圣谟,群臣拱手。公起词臣,以安以攘。天子虚已,曰汝子匡。
 相业之隆,近古无有。开物成务,是谓不朽。退之有言,衡为岳宗。扶舆磅礴,郁积必钟。
 后千百年,降神尧尧。我铭不誂,以配崧高。


一键分享到:
上一篇文章 曾巩-唐宋八大家之一
    
下一篇文章 宋 · 曾纡墓志铭
回到列表 打印本文 回到顶部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不存在。

本站内容版权归《曾氏宗亲网》所有,如若引载,请注明出处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5 - 2015 曾氏宗亲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0983号 站长:曾广宾 法律顾问:曾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