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访曾国藩故居

楼主
湖南访曾国藩故居
[IMGA=0,absMiddle]http://www.zengshi.net/bbs/images/upload/2005/08/10/220808.jpg[/IMGA]


    2005年8月,“中华曾氏网”、“曾氏宗亲网”、“香港旅港宗亲会”联合组织了湖南访宗之旅。成员有广东、广西、香港以及湖南当地人。主要目的地是湖南双峰荷叶镇富坨村富厚堂---曾国藩故居。

     我们于8月5日早上在长沙市集合,乘车往荷叶镇,一行九人大约在中午12时多到达富厚堂。提前知会了“曾国藩故居研究所”的领导,没想到研究所正、副所长和书记三位主要领导在专门等候我们,派汽车在镇上把我们接到富厚堂。我们首先到了曾国藩故居旁边曾国藩故居研究所,听取了有关故居的情况介绍。并在研究所吃上了主人安排的地道湘菜。饭后我们参观了富厚堂,用“叹为观止”来形容,可谓一言难尽,不到现场看看是没法感受的。

下面引用胡卫平、黄鹤鸣所长对富厚堂的介绍文章:

[B]曾国藩故居“毅勇侯第”(富厚堂)[/B]             胡卫平   黄鹤鸣  

    这里是清代名臣曾国藩的故居富厚堂。 富厚堂始建于清同治四年,也就是1865年。同治三年与太平军作战结束后,同治四年,曾国藩被朝廷诏往山东剿灭“捻军”,随曾国藩在南京两江总督署的家眷不便于同往,而曾国藩的夫人欧阳氏想回家居住,但对原来在家住过的“黄金堂”感到不满意,因为同治三年在“黄金堂”门前的塘中淹死了一个管家的小孩,又加上曾纪泽的夫人及岳母又死于“黄金堂”,认为“屋场不洁”,所以不愿意再住黄金堂。于是,同治四年由曾国藩的弟弟曾国潢、曾国荃和儿子曾纪泽在家主持开始修建富厚堂,前后经历九年多的时间到光绪元年初全面竣工。整个建筑包括门前的半月塘、门楼、八本堂主楼、三座藏书楼、荷花池、后山的鸟鹤楼、棋亭、存朴亭,还有咸丰七年曾国藩亲手在家营建的思云馆等等,占地面积四万多平方米,建筑面积一万平方米。 同治五年十一月,曾国藩夫人及子女住进了富厚堂。 曾国藩于清代嘉庆十六年(1811年)出生在离这里八公里的“白玉堂”,23岁中秀才,24岁入岳麓书院,中举人,28岁中进士,入翰林院,道光二十七年起任内阁学士。历任过礼部、兵部、工部、刑部、吏部侍郎。咸丰三年(1853)以在籍侍郎身份在湖南办团练,后扩编为湘军,成为湘军统帅,对抗太平天国。咸丰十年加钦差大臣衔,任两江总督,督办江南军务,节制浙、苏、皖、赣四省军务,1862年封为协办大学士。1863年攻陷天京,封一等毅勇侯,授太子太保衔。洋务运动的倡导者,与李鸿章、左宗棠创办上海江南制造局、福建马尾船政局等军事工业。1868年授武英殿大学士,调任直隶总督。1870年查办天津教案受到舆论谴责,回任两江总督。同治十一年(1872)病死于南京两江总督任上。谥号为“文正”,著有《曾文正公全集》。  

一、“毅勇侯第”大门

     1、半月塘(泮水) “毅勇侯第”座落在涓水河畔。涓水发源于黄巢山,经衡山白果,汇入湘江。背倚半月形的鳌鱼山脚。现在我们看到的门前水塘,面积十亩,它与一般民居前的水塘是不同的,这口水塘呈半月形,因为“毅勇侯第”是仿“泮宫”而建造的。当年,半月塘中置有游艇。 2、宅东门、宅西门 “泮宫”在周代是诸侯之学宫。《说文解字》上说:“泮,诸侯乡射之宫,西南为水,东北为墙”。清代文字训诂学家段玉裁注释:“泮之言也,盖东西门以南通水,北无也。”所以,“毅勇侯第”左边是宅东门,右边是宅西门,客来分别从东、西门进入。东北面是“毅勇侯第”的围墙,西南方向就是半月形的水塘了。 3、半月台 我们现在所站的这个半月形平台,就是半月台,台边有一米多高的石围栏,围栏上有旗座插孔,当年高高飘扬着大清龙凤旗、湘军帅旗、万人伞等,可以想像当年是何等的威严、壮观。揭开这半月台上的土层,我们就可以看到用花岗石铺成的半月台原貌。 4、“毅勇侯第”匾 同治三年(1864)六月,曾国藩被诏封“太子太保”,加封“一等毅勇侯”。所以,富厚堂建好以后就悬挂了“毅勇侯第”匾,这四个字是曾纪泽书写的。这块匾原物于1995年发现,现在保存在双峰县文物管理所,我们所看到的这块匾是照原匾复制的。清代的礼制,汉人生不封公,死不封王,所以曾国藩只封了侯,这已是汉人达到的最高级别了,又因为清制大学士就是宰相,曾国藩是武英殿、体仁阁大学士,并是四位汉人大学士坐首席的,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曾国藩拜相封侯了。 5、门楼 (进入内坪门楼两侧)门厅两边这四间房子当时是仆人的住房,再往两侧是轿亭和马厩,两端有走廊与藏书楼相连。 我们接着参观主楼。

二、八本堂

    是富厚堂的正宅住房,称“八本堂”,分前、后两进,一字排开,有三扇大门。大门上方原来也挂有“富厚堂”门匾,可惜原匾已经被破坏了,这是根据曾国藩的字复制的。大门两边的这幅对联“清芬世守,盛德日新”当年为曾纪泽所书。这是八本堂前厅,神龛上的这块匾上部的“八本堂”三个大字是曾国藩亲笔书写的,下方是曾纪泽用隶书写的他父亲的“八本”家训: 读古书以训诂为本,作诗文以声调为本, 事亲以得欢心为本,养生以少恼怒为本, 立身以不妄语为本,居家以不晏起为本, 居官以不要钱为本,行军以不扰民为本。 神龛上额所挂的“勋高柱石”这块匾,“勋高柱石”四个字是同治九年十月曾国藩六十岁生日时同治皇帝御赐的。当时在南京总督署内刻有石碑。这块碑于1989年在南京两江总督府(现南京总统府)东高楼遗址下挖掘出土。现依旧立于两江总督府院内。 富厚堂神龛上额原来也挂有“勋高柱石”黑地金字木匾,可惜后来被毁坏了,现在挂的这块匾是根据两江总督府石碑复制的。 神龛对面照壁上挂的这块白地蓝字的“肃雍和鸣”匾,是同治二年曾国藩亲笔书写的,笔力刚劲,气势雄浑。 “肃雍和鸣”是出自《诗经》“肃雍和鸣,先祖是听”。即肃雍和鸣之音,先祖才愿意听。肃是恭敬的意思,雍是温和的意思,恭敬而又温和,还有什么事情做不成呢?因此,此匾面向神龛而挂。 进入曾纪泽书房,隔壁是他的卧室。曾纪泽一生是没有上过书院之类正规学堂的,但是他在自己不懈的勤奋和严格的家教下积累了渊博的知识,还精通英语,光绪年间任驻英、法等国公使。陈列的这些实物是富厚堂原来用过的家具和日常用品,五十年代土改时期分给了当地的村民,2000年开始才又征集回来(具体介绍官帽盒、有“八本堂”字的量米斗等几件重要实物)。 花厅是曾国藩家人育花之所。曾国藩牢记祖辈的治家八字诀:早、扫、考、宝、书、蔬、鱼、猪,早就是指早起;扫是指扫地,就是说要讲究环境卫生;考是指孝敬祀奉先亲;宝是指家庭成员以及与邻里之间要团结和睦,人待人为无价之宝;书是指要多读书,书为人聪明之本,知书才能达理;蔬是指种蔬菜,鱼是指养鱼,猪是指喂猪,都是教育家人要勤于劳动,还要求家中女丁每年要绣多少花,要给他做几双布鞋,事实上他也穿不了那么多布鞋,实质他是要让家人多劳动,不要养成官家公子少爷、大家小姐的气息,足见曾国藩治家之严谨。

 三、无慢室、宅南藏书楼

这是曾国藩的藏书楼求阙斋,这边是曾纪泽的藏书楼归朴斋。因为南方气候潮湿,一楼的房子没有用于藏书,而作住房和其它用,藏书存放在二楼与三楼。这是无慢室(指八方门内),无慢室这个名字是曾国藩早年取用过的一个书斋名,“无慢”一词,出自《论语•尧曰》:“君子无众寡、无大小、无敢慢,斯不亦泰而不骄乎”一语,这段话的大意是:常人之情恭敬“众大”而怠慢“寡小”,君子则不以“寡、小”而慢之,即君子安泰而不骄慢的情操、品德。 道光二十二年十月初五日,曾国藩在日记中写道: “岱云(即陈岱云,国藩同科进士、儿女亲家)言余第一要戒‘慢’字。谓我无处不著怠慢之气,真切中膏肓也。”道光末年,曾国藩力戒怠慢,所以用“无慢”一词作书斋名。富厚堂内的无慢室是曾纪泽为纪念父亲而设的,它是曾府接待客人的地方。 上求阙斋藏书楼,后人又称它为“公记”书楼,是曾国藩的藏书楼,里面收藏有曾国藩的藏书10万卷。藏书种类主要有经、史、子、集和各个地方的地方志,地方志是曾国藩藏书的一个重要特色。 求阙斋是曾国藩在京师期间就采用的书斋名。取“求自有缺陷不满之处”,亦有苏东坡“守骏莫如跛”之意(见曾国藩咸丰十年九月二十六日日记),以后在安庆、金陵督署都用这个书斋名。但那时的求阙斋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藏书楼。同治八年,富厚堂内竣工的求阙斋藏书楼,长42米,宽9米,建筑面积有1100平方米。一楼外走廊全以花岗石为柱,以防白蚁;二楼四周有外走廊,可以晒书;三楼五间书室,四面为活动的花格窗,充分考虑了通风防潮和采光;一到三楼还修有专门用于上下书籍和书柜的通道。这是一座名符其实的藏书楼。在我国,明清以来的私家藏书楼仅存七座,其中“天一阁”等六座均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唯有富厚堂藏书楼尚未挂上号。 “归朴斋”藏书楼又称“朴记”书楼,是曾纪泽的藏书楼,与“求阙斋”有走廊相通,结构与“求阙斋”一样,只是规模小一些。二楼与三楼收藏有曾纪泽的藏书10万卷,内容主要包括经、史、子、集和西洋文化书籍,曾纪泽在出使英、法时采购了大量的西方国家政治、教育、医学、农学等外文书籍,所以众多的外文书籍是他藏书的一大特色。 曾纪泽以“归朴”为斋名,来自《吕氏春秋•论人》中“故知知一,复归于朴”一语,意思是还其本真、本性。 曾纪泽的书籍有一部分在八国联军侵略中国时毁于北京台基厂住宅。但他从英、法等国带回的外文书籍却存放在“朴记”书楼。《曾宝荪回忆录》曾说:抗日战争时期,有四、五个美军顾问在朴记楼看了许多外文书籍,以至不想回营。 这二栋藏书楼除三楼的花格窗被破坏外,主体建筑保存完好。 曾国藩藏书及这二栋藏书楼的建筑始末,请各位看“宅南藏书楼简介”。

 四、“艺芳馆”藏书楼  

    穿过主楼前长廊至“艺芳馆”,这里原来是曾纪鸿夫妇的藏书楼,名叫“艺芳馆”,又称“芳记”书楼。1965年,“艺芳馆”藏书楼被拆毁改造成一排平房,成了乡供销社,现已拆除平房,即将恢复原貌。它与宅南的“朴记”书楼结构相同,相互对称。里面收藏有曾纪鸿夫妇的藏书10万卷,内容包括经、史、子、集,医、卜、星、相以及算术方面,曾纪鸿是近代著名数学家,所以他的藏书有关算术方面的内容较多。 “艺芳”这个名字出自西晋文学家陆机的《文赋》:“倾群言之沥液,漱六艺之芳润”。“群言”即诸子百家之言,“六艺”即诗、书、礼、易、乐、春秋。“不用古人句,只用古人意”。两句话合起来的意思就是吸取古人的精华,象蜜蜂采百花一样酿造出自己的蜜来。主人以此命名,表达了自己读书学习的态度和方法,即善于弃其糟粕,扬其精华,绝不食古不化。后来曾宝荪女士为了纪念祖母郭筠,在长沙创办了“艺芳”女校,也包含了这个意思。 富厚堂这三座藏书楼共藏书30万卷,一直有专人严格管理。解放前夕曾宝荪、曾约农离开富厚堂去了台湾,将曾国藩、曾国荃、曾纪泽的大部分书信、日记、奏疏手稿以及部分珍贵书籍、文物带走了五大箱,现寄存在台湾故宫博物院。富厚堂剩余所有藏书1950年冬湖南省文管会进行了清点封存,1954年5月全部运往了长沙,共计200多担,现在大部分保存在湖南省图书馆,还有一小部分保存在省博物馆。

 五、荷花池

    走至艺芳馆外坪内,院内的这块坪,原来是一个荷花池,解放后这些房子改建成粮库时把荷花池填成了坪。原来荷花池中有凝芳榭亭,亭子为八角形三层,差不多与藏书楼一样高。曾宝荪在长沙艺芳女校(浩园,今天的湘江宾馆、省少儿图书馆那个地方)的荷花池中。也修有凝芳榭亭。 原来的水井在这个地方(指示旧井位置)。当时改建粮库时,为了保护水井,在上面盖了石板。现在水井中的水,就是原来水井中引接过去的。

 六、思云馆

    它是富厚堂围墙内唯一一栋独立的房子,建筑面积500余平方米。咸丰七年(1857)曾国藩的父亲曾麟书去世,他在家丁艰期间亲自营建了思云馆(古代父亲去世守制叫丁艰,母亲去世守制叫丁忧)。 思云馆是曾国藩亲自取的馆名。馆名出自《新唐书•狄仁杰传》:“仁杰登太行山,反顾,见白云孤飞,谓左右曰:‘吾亲舍其下,瞻怅久之,云移,乃得去’”。古代因以“望云思亲”表示怀念父母。思云馆最初为曾氏三代先大夫庙,曾国藩亲自书写馆名并制成匾挂在大门上方,可惜原匾遭到了破坏已不复存在。 曾国藩咸丰七年建好思云馆后,咸丰八年六月就再度出山带兵。离家后他一直关注着思云馆。当年八月二十二日,他在《致澄弟季弟》信中说:“思云馆之外,染坊架子之下,尚须添种王瓜竹,夏月思云馆中可生凉风”。九月十二日,他在《致澄弟季弟》信中又说:“家事如馆内之书……。今冬明春又须在思云馆外屋后山多栽新竹”。次年五月十日,他在《谕纪泽》信中说:“付去关帝庙‘铁掌绝伦’四字,查收,又‘白泥观’三字,仿‘思云馆’之例,做匾送去。”十月十四日,曾国藩在日记写道:“丁巳年在家作一联云:‘不怨不尤,但反身争个一壁静;勿忘勿助,看平地长得万丈高’,曾用木板刻出”大门此对联。曾国藩这一名联,就是作于咸丰七年(丁巳年)。并悬挂在思云馆大门的两边,直到“大跃进”才不知去向。此联大意是:一个人不要老是怨天,指责别人的过错,要有一个平静的心态;不要像宋人一样拔苗助长,平地万丈高是自然的景观,我们要顺其自然。 思云馆的文物意义 曾国藩在居丧期间,他“恪守礼庐”、“读礼山中”,常居思云馆。在江西战场,每每失意,处境十分困难。因此,居丧之初,他有借“在籍终制”之机,不想复出带兵。然而,通过反思,他的思想发生了极大变化(曾氏思想一生有三变:京宦时以“程朱”为依归,办团练时变为“申韩”,在家丁艰中再变为用“黄老之术”),他“无人不拜,无信不回”,以“柔道”而行之。曾国藩咸丰八年复出,在长沙拜访了左宗棠,并请左宗棠为他书写对联,原来两人有些隔阂,这次见面之后两人又交欢如初。从此,曾国藩在政治、军事上极为顺利。一年多以后,他即署理两江总督。日后,又成为所谓“中兴第一名臣”。思云馆是研究曾国藩思想变化的重要史物之地。 思云馆系砖木结构的二层楼房,曾国藩称其“五杠间而四面落檐,即极大方矣”。它虽然经历了140多年的风风雨雨,到今天仍然保存完好。

 七、后山  富厚堂后山的整个东边这一面都用围墙包围,《曾宝荪回忆录》中曾说:“富厚堂内有山有水,春天,小山坡上开满了各种红花……。”小山坡就是指的后山。后山中古木参天,有冬青、还有直径一米多、树龄400多年的大樟树等很多古树,树林中原来建有鸟鹤楼、绿杉亭、棋亭等。其中棋亭中的大石棋盘,据当地村民说,就埋在这个石脚下(指明地方)。



[IMGA]http://www.zengshi.net/bbs/images/upload/2005/08/11/005857.jpg[/IMGA]

1楼
[SIZE=5]富厚堂建筑年代考证
[/SIZE]              黄鹤鸣

富厚堂是晚清名臣曾国藩的故居。
    曾国藩1811年(清嘉庆十六年)出生在今湖南省双峰县(旧属湘乡县)荷叶镇的“白玉堂”,23岁中秀才,24岁入省学岳麓书院,中举人,28岁中进士,入翰林院,道光二十七年(1847)起任内阁学士。历任过礼部、兵部、工部、刑部、吏部侍郎。咸丰三年(1853)以在籍侍郎身份在湖南办团练,后扩编为湘军,成为湘军统帅,对抗太平天国。咸丰十年加钦差大臣衔,任两江总督,督办江南军务,节制浙、苏、皖、赣四省军务,同治元年(1862)封为协办大学士。1864年攻陷太平军首府天京(今南京),封一等毅勇侯,授太子太保衔。洋务运动的倡导者,与李鸿章、左宗棠创办上海江南制造局、福建马尾船政局等军事工业。1868年授武英殿大学士,调任直隶总督,1870年在直隶总督任内查办天津教案受到舆论谴责,回任两江总督。同治十一年(1872)病逝于南京两江总督任上。谥号“文正”,著有《曾文正公全集》。
    曾国藩在道光十八年(1838)京试中进士,十九年入翰林院散馆,遂离开家乡。后来因为曾家人丁日多,曾国藩父亲率其一家于咸丰元年从“白玉堂”移居“黄金堂”,但此时还未分家。至咸丰二年六月曾国藩任江西正考官,赴江西主考途中行至安徽太湖县闻母丧,于是告假转道回家奔丧,在守制期间于咸丰二年底被夺情以在籍侍郎身份在湖南办团练,之后带兵外出征战。至咸丰七年二月在瑞州军营闻父丧,即与弟国华、国荃从军营回籍治丧。其父母丧事均在“黄金堂”治理。守制期间于咸丰七年底在庄屋富坨修建了家庙,以祀曾祖以下三代先亲,并为纪念逝去的亲人以望云思亲之意取名“思云馆”(今富厚堂院内)。咸丰八年六月初七,曾国藩从家中出发再度出山带兵。咸丰九年底曾国荃在家主持分了家,曾国藩分得“黄金堂”①,其夫人和子女在此居住直至同治二年,是年八月其所有家眷离开“黄金堂”去了安庆曾国藩的行营。
同治三年(1864),打完太平天国后曾国藩被诏剿捻,而其家眷想回籍居住,但其夫人对原来住过的黄金堂“素不以为安”②,因为咸丰七年六月曾纪泽夫人贺氏在黄金堂难产死去,贺氏之母也死于黄金堂,同治三年为他家看守黄金堂的朱金权其孙子也溺死于门前塘中,所以认为黄金堂屋场不洁,不愿再住。于是命其子“泽儿回湘与两叔父商,在附近二三十里觅一合式之屋……富坨可移兑否?尔禀商两叔,必可设法办成”③。因富坨在咸丰九年分家时已分在了曾国荃名下,曾国藩不好直接与弟弟提出,所以在给儿子信中也绕了一个大圈,最后才提出来“富坨可移兑否?”,在得到弟弟曾国潢“富坨易商,则修葺亦易”的答复后,他非常高兴。在给弟弟的回信中说:“富坨本算一等屋场,弟若肯代为收拾,必是第一等妥当”④,于是就由其弟弟在家主持修整了富坨庄屋,同治五年七月完工,即现富厚堂前进主楼。曾纪泽率全眷于同治五年三月十七日在金陵动身返湘,在湖北抚署住了半年,九月二十日在汉口登船于十一月十一日到达“富坨新庄”。还随身从金陵带回书七十七箱,曾纪泽在到家第二天就给父亲写信说:“惟书籍一时难以料检,宅中无宽屋大楼便于藏庋之所……”⑤,他产生了修建藏书楼的念头,同治六年,他又向父亲写信提出修建书楼,曾国藩在七月二十二日的回信中说“家中造楼藏书,本系应办之事,然木料非常之难,果能办否?”⑥。得到父亲的同意,曾纪泽在叔叔曾国潢等人的协助下开始修建藏书楼,至同治八年底竣工。分两栋,较长的一栋庋藏曾国藩的书籍,称“求阙斋”,是沿用曾国藩在金陵官署书斋的名称。较短的一栋是曾纪泽的书楼,称“归朴斋”,两楼有走廊相连。曾纪泽将在金陵带回的所有书籍分别整理藏入了书楼。主楼正前方的门楼,分仆人住房、轿亭、马厩,两端修走廊与主楼、藏书楼相连。门楼修建时间在其家书和日记中没有体现,当在藏书楼之后,具体时间应在同治九年(1870)。门楼和两端连接主楼、藏书楼的走廊应为一次修成,因为单披走廊墙体与门楼两端硬山墙墙体为一次砌成。门楼外檐墙向两端延伸直向后山的一周围墙,也应在紧随其后修筑,因为门楼两侧围墙青砖与门楼前檐墙同为一次砌成。门楼与主楼间中央的石板迈道也当在门楼修成后即铺就。大门外中央的半月台、半月台外的半月塘、两边的宅东门、宅西门,也都在此时相继完成。同治十二年九月在主楼后又兴建了后进主楼,翻修了前进主楼,两楼以天井相隔,以过厅相连;在前、后进主楼和求阙斋、归朴斋藏书楼之间修建了花厅;在主楼左侧与归朴斋藏书楼相对称的位置修建了曾纪鸿的藏书楼“艺芳馆”;在曾纪鸿的藏书楼外侧挖建了荷花池,池中修建了一个三层的八角亭,以曲桥与岸边相连;在后山围墙内修建了“存朴亭”、“棋亭”、“鸟鹤楼”等建筑。曾纪泽在光绪元年(1875)的日记中写道:“奉考妣神主率全眷来八本堂新宅,宅自癸酉(即同治十二年)九月兴工,本年春落成,今始来住也”⑦。至此富厚堂的建设全面完成。
    富厚堂座西朝东,占地面积四万多平方米,建筑面积一万多平方米,整个建筑沿中轴线对称,砖木结构。前后历经九年多时间,虽为多次建设完成,但整个布局严谨合理,疏密有致,应当说是一次整体构思定型。是以堂为主的园林建筑群体,具有较高的历史研究价值和文物旅游价值。

  注解
  ①、赵世荣   《曾国藩的故园》64页
  ②③、岳麓书社   《曾国藩全集•家书》1212页
  ④、岳麓书社   《曾国藩全集•家书》1231页
  ⑤、岳麓书社   《曾国藩往来家书全编•上卷》387页
  ⑥、岳麓书社   《曾国藩全集•家书》1342页
  ⑦、台湾学生书局   《曾惠敏公手写日记》三  1456页






2楼
[SIZE=3]               富厚堂观感
[/SIZE]                   

    文正公(曾国藩)是中国近代史上一个伟大而传奇的人物,十数年来阅曾国藩的家书、日记,以及各种关于曾国藩的书籍(在现今书市,关于曾国藩的书籍可谓数不胜数、琳琅满目)。了解到其一生的处世之道,均以儒家的思想精神为主导。他是一个忠君爱国,治国、齐家均成功的人物典范。近代梁启超、蔡锷、宋教仁、章太炎、毛泽东、蒋介石等等名人对文正公均有极高的评价。就如此伟大的人物,应该出自人杰地灵的地方,亲身去访文正公故居的愿望由年而增。
    愿望终于成为现实。由曾氏宗亲网、中华曾氏网、旅港曾氏宗亲会成员组成的“励志访宗”之旅,于八月五日到达湖南省双峰县荷叶镇富坨村,也就是文正公的故乡。文正公兄弟的故居原来有十多处,保留比较完好的就只有他本人晚年所建的故居“富厚堂”了。当看见富厚堂的外观,就感觉到一个出将入相晚清大员的气派与威严。故居是一个园林式庄园建筑,气派而不豪华,庄园远望四周环山,可谓青山绿水,大门面对一个大荷塘。从大门至各楼房,均见书香世家之格局。大门上面醒目的“毅勇候第”牌匾,足见主人的功名。经过门楼,进入宽阔的大院,正对大门的就是闻名的“富厚堂”。整个富厚堂由主厅“八本堂”主楼、主人书房卧室、无慢室、宅南藏书楼(曾国藩的藏书楼求阙斋、曾纪泽的藏书楼归朴斋、曾纪鸿夫妇的艺芳馆藏书楼,藏书最多时有共三十万册)、思云馆等等建筑组成,还有后山园林。
    整个庄园的布局合理,通风、采光、排水等系统完善,须无皇家园林一般华丽,但也不失高雅美观。庄园面积有大约五万平方米,均是古砖木结构,最高是有三层的藏书楼。各处楼房门口均有牌匾,显示主人一家数代文化修养极高,更有浓厚的儒家观念。牌匾、对联有皇家所赐,多数为主人自书,以之自勉。以往看文正公的家书、日记,在其故居得到真实的体会,其治家之严紧,重教之远见都历历在目。书,恐怕才是富后堂最大的财宝!难怪文正公的思想不单教育了子孙后代,在二百余年中也影响了整个中国,包括一些的伟人。



[IMGA=0,absMiddle]http://www.zengshi.net/bbs/images/upload/2005/08/15/001125.jpg[/IMGA]
藏书楼一角

 





[IMGA=0,absMiddle]http://www.zengshi.net/bbs/images/upload/2005/08/15/002544.jpg[/IMGA]

曾国藩手书

3楼
就是在以前的年代才有这样的房子,现在是不可能性的了,如是当官的,肯定是被"双规"了,就是经商有钱的,也不可能批那么多的土地给你呀.
4楼

[IMGA]http://www.zengshi.net/bbs/images/upload/2005/08/16/170544.jpg[/IMGA]


[SIZE=4]             曾国藩书“笃亲锡祜”匾初考[/SIZE]
                          彭志辉  朱黎  黄鹤鸣

   

    今年6月上旬,本县沙塘乡紫峰村一对年轻夫妇前来曾国藩故居参观,女士叫彭芳梅,操外地口音,自称距其娘家汨罗县弼时镇不远的长沙县青山镇天华村一杨姓家有一块记载曾国藩生平事迹的匾。我们认为。所谓记载生平事迹的匾一般情况下是没有的,但彭芳梅讲述的地点、藏者甚为具体,很可能是与曾国藩有关的一块什么匾,我们当即请其留下联系电话,托其与娘家再联系,并决定前去一探虚实。
   

    7月1日,我们与彭芳梅一道驱车前往杨姓村民家。经查看,的确是曾国藩手书的一块匾,匾长4.35米,宽1.7米。右竖书“同治六年丁卯岁仲秋月下浣”12个3寸见方的小字,中自右至左书“笃亲锡祜”4个近2尺见方的大字,左款分4列书“赐进士出身、诰授光禄大夫、钦差大臣、太子太保、体仁阁大学士、兵部尚书、两江总督、特赏黄马褂、双眼花翎、一等毅勇侯曾国藩敬题”52个小字,款下钤印两枚,一为“曾国藩印”,一为“毅勇侯章”。边框相间对称位刻蛟龙、蔓枝等花纹,匾为黑地,字及花纹上金色,颇为气派。


   “笃亲锡祜”匾没有写明送与何人,只得询问藏主匾之来历。据杨姓村民说:此匾原来悬挂在本村杨氏宗祠内。解放后宗祠被毁,其父就将此匾搬回家中。当我们问及杨姓村民其祖父及以上的祖先是干什么的?他却一问三不知,又无族谱可查。根据“笃亲赐祜”匾意,“笃”即纯情、专一,“亲”即父母或族人,“锡”即赐予、给予,“祜”即福,以及匾原悬于杨氏宗祠,从而考定:曾国藩是应长沙县杨姓某人之请,为位于青山镇天华村的杨氏宗祠书写了此匾。
   

    曾国藩到底是应何人之请而书写此匾的呢?据我们研究所得,长沙县籍湘军中著名将领当推水师统帅杨岳斌与曾国藩关系密切。


    杨岳斌(1822—1890),原名载福,字厚庵,善化(今长沙县)人,行伍出身。1853年任湘军水师营官,累官至总兵、福建陆路提督,同治三年任陕甘总督。咸丰三年,曾国藩初练水师于衡阳,曾致信湖南巡抚骆秉章曰:
    当兹需才孔急之秋,……又闻有杨载福者,本隶长沙协标,改隶抚标外委,新补宜章千总,尚未到任。其人材武可用,望饬塔将转输该弁来衡差遣。
由此可知杨岳斌入湘军水师任营官是曾国藩直接向骆秉章要来的,此为其一。


    再检《曾国藩全集•书信》同治四年十二月十六日《复彭玉麟》曰:
    贵族谱序,义不容辞,上年为厚庵谱序,系孙琴西拟稿,删润用之。此次方存之来敝处,当嘱其代拟一稿,敝人再为之删润,书就寄奉。
由此可知,同治三年杨岳斌曾请曾国藩为其作谱序。曾国藩对于杨、彭两位爱将的谱序一视同仁,请人代拟,自己删润,此为其二。


    第三,曾国藩为杨氏宗祠题匾落款时间是同治六年八月下旬,检《曾国藩全集•日记》同治六年八月十七日云:
雪琴来辞行,久观作余写扁,又请作渠祠中扁联,书之。
雪琴即彭玉麟,见曾国藩在为人宗祠写匾,触景生情,故也请曾国藩为其衡阳渣江彭氏宗祠写匾、联。《日记》虽没点明彭玉麟观曾国藩写的匾是送给何人的,但写匾时间与送杨氏宗祠匾落款时间只差三天。为人书写东西,落款时间推迟几天,这在旧时是相当普遍的,并不相悖。


    唯使我们不解的是,曾国藩早在同治元年二月初一日作《戏批公牍》曰:
公牍中所刻余官衔,字数太多,因删除十四字,令其另刻,戏题一绝云:官儿尽大有何荣,字数太多看不清。删去几条重刻过,留作他日写旌铭。


    而同治六年为杨氏宗祠题匾,自己落款的科名、官衔多达10项,计52字。怪不得彭芳梅有“是介绍曾国藩生平事迹的匾”之说。这或是曾国藩对水师悍将杨岳斌的一种偏爱吧!


    综上所述,我们初步判断,曾国藩书“笃亲锡祜”匾是应杨岳斌为杨氏宗祠题写的。




5楼
文正公像

[IMGA=0,absMiddle]http://www.zengshi.net/bbs/images/upload/2005/08/18/123704.jpg[/IMGA]


[SIZE=4]湘财证券捐赠曾国藩铜像[/SIZE] 黄鹤鸣

    2003年12月20日,湘财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在曾国藩故居富厚堂举行了纪念曾国藩诞辰192周年暨铜像揭幕仪式,同时举办了由著名作家、《曾国藩》小说作者唐浩明先生主讲的曾国藩学术讲座。

    湘财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是在全国享有盛誉的一家证券公司,董事长陈学荣先生是一个真诚的曾国藩迷,他十分崇尚曾国藩“无皇粮而自给,非绿营而自强”的精神,曾国藩也自然而然的成为了湘财的精神偶像。他们的企业文化一大主题就是曾国藩,并聘请了唐浩明先生担任他们的企业文化顾问。用陈学荣先生自己的话说,他是怀着对曾国藩人格的敬佩和一颗还愿、感恩的心来到曾国藩故居并捐赠曾国藩铜像的。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为曾国藩塑像,也是现代企业和历史名人的夸时空联姻。铜像揭幕仪式邀请了娄底市、双峰县的主要领导及湘财的朋友,但是没有邀请任何新闻媒体作宣传报道,应合了曾国藩内敛不张扬的做人风格。活动既简朴又隆重,更显其忠诚。

    铜像是根据曾国藩着文一品官服宫廷画像设计,形似而神合,立于富厚堂内八本堂正厅。整体由青色大理石板基座和半身铜像组成,通高2.9米,基座高1.8米,铜像高1.1米,寓意曾国藩诞生于1811年。

    当天,唐浩明先生还在富厚堂内无慢室作了精彩的学术讲座,题目是“从儒到法到道——曾国藩一生三变”,精辟的阐述了曾国藩从崇尚儒家进而转向法家最终达到道的境界的一生思想转变的过程和人格品德修炼的轨迹。讲座内容生动,观点鲜明,既是学术的探讨,又是曾国藩人格魅力的传播。

电脑版 Page created in 0.0625 seconds width 3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