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义·烈酒·琉璃泪

楼主
情义·烈酒·琉璃泪

                       情义·为了南宫潇潇。。。。
   
    洛阳古道
   
    瘦马踏沙。一路的风尘。一袭青布,一把长枪。整个人影在夕阳下落拓的缓缓行着。
   
    马在一个高大的宅院停了下来,他抬起头望望朱红的牌匾,眼中居然流露出了稍许的无奈。
    下马,守门的没有动,像死人一样。他毫不理会,信步走进。
   
    内堂,两个人正坐那里,一动不动,也像死人一样。他也不动,对视许久,开口道:“慕容公子,慕容小姐”
    慕容无意,望了望来人:“你来了!我们等你三天了”说完望了望挨着他坐着的女人:“你告诉她吧!”
    女人很漂亮,眼中却流露出一种莫名的感觉。她舔了舔干燥的嘴唇:“门外的人都看到了吗?那些守门的家奴”
    来人淡淡的回答到:“秋叶掌,惊蛰笔。惊神指”女人看了他一眼说道:“可是他们为什么留下我们二人?现在的我们已经中了苗疆的软骨散,功力全失,他要杀我们简直是易如反掌。“
   
    来人却突然笑了一下,他笑得很好看。眼睛里散发出一种温暖的温度。但,这只是一刹那的光景。笑容只一闪而过,手中长枪忽地闪出,脚底不移,身躯一转,一道银光射向门外。
   
    门外传出一阵闷哼,一个高亢的声音伴随着沉实的脚步走了进来“哈哈哈,好一招 一见钟情 居然能在瞬间之内 狙杀我四名好手。一字长枪果然名下无虚!”常恨水笑了一笑“岑夫子,我知道你很恨我,可是,,你认为就凭你一个人,,,,,”言下尽是轻蔑之意。
   
    “一个人不行那三个如何?!!”屋顶的瓦片纷飞,落下二个中等身材的人。一个手拿判官笔,一个拿一把生锈的铁剑。常恨水放眼一望却发现屋檐上还有一个人,横梁遮住了他的脸,只一双眼睛让人看了总觉得此人高深莫测。
   
    常恨水皱了皱眉头,这几个人 只是拿判官笔的丹丘生,和锈剑书生陈王昔 再加上号称”秋叶无痕“的岑夫子就已经很难对付了,何况眼前还有一个不明身份的不知深浅的人。
    心中暗动,脸上却不施表情,脚下一沉,手腕一转反手一枪刺向岑夫子,岑夫子脸色一紧,一双肉掌迎向枪杆,边上的丹丘生和陈王昔也飞快的向常恨水杀到。常恨水面不改色,一竿银枪使得虎虎生风,四人一时相持不下,但常恨水明白他最大的敌人尚未出现,看此人气度神态绝对不是一般高手能相比拟的。心下一沉,一招 一生无悔 刺向陈王昔头顶,陈王昔反应很快,腰肢一紧,身体腾空,一剑拍向枪头,常恨水银枪一挫,却把枪当着了刀使,砍向陈王昔腰部,陈王昔大骇,连忙挥动剑风,身向后退,常恨水一笑,身体猛然弯下躲过丹秋生点向他脑袋的笔,右腿向后一踢,踢翻背后的岑夫子,手中银枪 嗽 的一声暴长数尺,如电光一般飞入陈往昔胸口,锈剑书生抱着一副不敢相信的神情倒下。常恨水手腕一沉,枪头立马飞回。枪尖点地,人却借这一点之力飞上半空,翻一个身子枪尖朝下,刺向岑夫子和丹丘生两人站的地面中心。这个中心离二人都还有一段距离,岑夫子二人大惊,不懂常恨水此举何意。啪的一声,银枪化为两截,中间为一银链想连,常恨水握住银链中心,两只枪头飞快的射向岑丹二人,二人眼看就要躲避不及丧生枪下,突然一股掌风,击向岑夫子,硬生生的把他推开一步,枪头稍微偏离刺入岑夫子腰部,血气上涌,已失去战斗能力。而丹丘生却早已死在银枪之下。。。
   
    常恨水收枪回望神秘人道:“阁下掌力浑厚,在下佩服。。但敢问与在下有何仇怨,,,”神秘人还未作答。猛一惊觉,一阵尖锐的劲风袭向他背,常恨水右腿猛然向后踢出,人如刚才狙杀陈王昔一般上身伏地。嘘 的一声小腿已被射出一个血洞。常恨水转身回望,慕容无意好端端的站在他面前,中指微微竖起,那是慕容无意成名江湖的绝技”竖起中指“,而旁边的慕容小心正笑魇如花的看着他。
   
    常恨水心里隐隐做痛:“为什么?”慕容无意却不作答,一双指劲风射向常恨水前胸,常恨水长枪一横挡住肉掌,旁边的慕容小心鱼肠剑却已出鞘,寒光直指恨水眉心,慕容无意的肉掌刚挨上银枪,即快收回三指齐发取向常恨水三处大穴,常恨水的右腿还在流血,指力射穿了他的护体真气,眼看指力和剑气常恨水只能挡住一样,必死无疑之际,一个铜板飞来打歪了慕容小心的剑,剑头歪出,鱼肠剑的凌厉却顺带斩断慕容无意的指力。一个高大魁梧的人影自屋檐落下,双手负背。一脸平和。
   
    常恨水会心一笑,手腕一沉,一枪杀向慕容无意,慕容小心刚要上前,却被神秘人拦下。
    慕容无意脸色惨白,很显然,他知道来人是谁,那是一个可怕的对手。。。“司徒伤悲!!!”惊骇之情溢于言表。
   
    其实他一早就发现房上有人,却以为是岑夫子安排下的伏兵。一时大意,不光让他失去了杀常恨水的机会,甚至,还会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
   
    常恨水的枪越舞越有精神,司徒伤悲的一双袖子更是将慕容小心逼得毫无退路。两人合作默契,竟如是相交对年,共抗杀敌的生死兄弟一般。
   
    慕容兄妹已被逼入角落,苦苦支撑,脸上的汗水如珍珠一样不住的往下掉。
    一颗豆大的汉珠从慕容小心的额头望下掉,眼帘一紧,司徒双指疾出,在汗珠滴在慕容小心眼前那一刻,制住她的穴道。。。
   
    慕容无意急了,他想不到自己苦苦安排的自认为是天衣无缝的布局,居然会是这样收场。不由得心中懊恼。
    常恨水一枪刺到,慕容将头一偏,枪头刺上墙壁,常恨水丝毫不顿,枪头在墙壁划出一道火花,捺向慕容咽喉,慕容无意也不顾身份和面子,居然一个矮身懒驴打滚,堪堪避过一枪。
   
    自墙上取下一把剑,猛的刺向常恨水,常恨水用的是枪,长兵器。按理说是应该尽量拉开彼此距离。。但他不退反进。身入剑光之中,银枪再度一分为二,就如一副带枪头的双截棍。
    而人相距不过二尺,常恨水枪尖直刺慕容,慕容奋力荡开,另一只枪头却更快速的飞向他命门,于是,慕容无意选择后退,就向陈王昔一样后退 。。。。。
   
    很多时候,人们相同的选择,都会有相同的结局。
   
    虽然他是慕容无意,虽然他有自信可以躲过常恨水那一字长枪。应该说他的计划是没错的,考虑也是极其精确的。
    他本来不用死的,至少在这一刻,他是不用死的,可惜他忘了一点。很小很小的一点。
   
    但却是致命的一点,让他万劫不复的一点。。
   
    司徒伤悲!!!!他忘了司徒伤悲。。。司徒正站他他后退的方向,用慕容小心的鱼肠剑,指着他的后背。。
   
    他不能退!后面是利剑!如雪却如血的利剑!
   
    他也不能进!前面是枪尖!似银也似水的枪尖。。
   
    他只能向右移动,可惜,他又忘了。。他忘了常恨水的枪,他的枪是有两个枪头的。。。一个枪头射空在墙壁弹射回来,另一个枪头却深深的扎进了慕容无意的胸膛。。
   
    常恨水缓缓而立,把脸朝向未死的慕容无意:‘你为什么要杀我?’慕容无意艰难的这牙齿:“因为南宫潇潇!”常恨水心中隐痛。又问慕容小心。慕容小心冷然笑道:“因为南宫潇潇”常恨水心中诧异“你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慕容小心冷笑到:“你和慕容无意不也是最好的朋友吗?”
   
    常恨水有些悲哀,望了望未死的岑夫子,“你呢?你为了什么?”岑夫子把脸艰难的朝向慕容小心,一脸幸福的,慢慢闭上眼睛。。。
   
    常恨水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看了看旁边那闻名已久,却是第一次相识,并肩作战的司徒伤悲:“你呢?你为什么要帮我!!!”
   
    司徒伤悲依然把手负在身后,淡淡的说道:为了南宫萧萧。。。。。。。。。。
1楼
武俠小說也有,敏日宗親,敬佩敬佩!!!!

這篇有點古龍的味道
2楼
来一个长篇的吧!
天天连载,看你们不来曾氏网都难!

电脑版 Page created in 0.0625 seconds width 3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