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访曾大屋

12楼
本文轉載自東海大學

本校在開創時期的短短兩年內,奠定了教育的規模,成為未來發展的穩固根基。除了全校教職員與第一、第二屆的學生共同參與和奉獻外,曾校長尤垂規立範之功。本校的教育規模主要表現在勞作教育與通才教育兩項制度上。就勞作教育與通才教育而言,曾校長的最大貢獻在於提供教育哲學的觀念。

勞作教育雖創於美國,但曾校長推此制,卻有其本於中國歷史的解釋,並提出針對時弊的主張。在四十五年三月二十九日(中央日報)的青年節特刊上,曾校長發表了「勞動教育與時代青年」一文,闡述他對勞作教育的看法。曾校長認為,就歷史的根源來看:「在過去的封建社會裏,所謂書人的士,在庶人之人,成為一個較優越的階級,後來封建制度雖然已經沒落,而社會上仍然保存著所謂士大夫階級的優越感與潛勢力。幾千年來一般所謂士大夫階級有幾個通病:第一是「四體不動」,把勞動視為賤役,誤認職業的分類,即為人格與身分的分類。於是大家寬衣博帶,坐而論道,養成了文弱和疏懶的毛病。第二是「不辨菽麥」,儘管下筆千言,能列舉許多「鳥獸草木之名」,實際上他們往往是不辨菽麥的。「 不治生產」,本來是讀書人的通病,而所謂士大夫階級卻常以此自詡。第三「獨居孤陋,由於勞心者不常從事體力的勞動,自然耽靜好閒,冥思默索,缺乏和他人合作的興趣,和廣大群眾脫離。其日常生活的維持,不能不借重他人的勞動,對社會而言,形成勞力的浪費,對個人而言,則養成倚賴的惡習。到現在,另有班矯枉過正、專走偏鋒的人物,高唱勞工神聖、工農至上、在這表面上似乎很對,但事實上分工是社會進步的主因,並非只有一種勞動是神聖的,那一種職業是至上的,一切的勞動都是神聖的、並不限於工農。只有不勞而獲、坐食倚賴、無所事事才是至下。我們要糾正這種錯誤的風氣,必須從這一代著手。

至於勞作教育的重要原則,曾校長以為有三點:即:(一)自動的-儘管由學校或訓練機構加以領導,但並不是出於強制,而必須出於青年們的自動自發的情緒。(二)自尊的-不管工作是有償無償,並不是服役的性質,而是有責任感、榮譽感和娛樂性所交織而成的。(三)自治的-儘管勞動教育的領導者,對於工作有過示範,和列有預定的進度,但對於青年所施的負擔是合理的,而非過度的。

同年四月的教育與文化週刊上,曾校長又有「東海大學勞作與工讀」一文,說明本校的勞作制度的實施方式。曾校長不僅以撰文論述,而且還以身作則,與學生共同參加勞作。因此,曾校長在觀念上的提示與行為上的示範,使本校的勞作教育的推行有豐碩的成果,而獲先總統 蔣公的嘉勉。

曾校長又把倡發於美國的通才教育落實到中國的環境上。教育部張其昀部長對此極為重視,但理論與實際上怎樣取得配合,怎樣才適合於當前的環境,都有待在實行中去追求與考驗。曾校長的苦心擘畫,不獨為東海,也是為了整個的大學教育,這種理想是高瞻遠矚的。

曾校長具有民主精神,他深深了解東海東海規模的奠立,需要全校師生的共同參與,以所在十一月九日的開學不久,便發布了一份公告,這分公告說:「本校為發揚民主自治之精神,建立現代一理想之學校計,舉凡措施,胥賴全校師生之群策群力,始克有濟。當茲開創之際,百端待舉尤冀全體教職員與同學諸君,貢其所知,抒其所見,庶幾集思廣益,止於至善,本校前途,實深利賴。」這是曾校長民主精神的最好說明。他不只希望教職員貢獻良策,更願意學生發表意見,在他的感召下,把東海凝聚成一個整體,共同為東海的未來努力。
13楼
好的教育從誠實開始

 東海大學創校之初,聘請曾約農擔任校長。他確實是一位很傑出的教育家,對學生品格教育的重視,深深地刻畫在學生的心中。

 曾校長治校期間,東海大學學生成立了一個「榮譽推行委員會」(簡稱「榮推會」),就是要培養學生有高度的榮譽心與羞恥感。這也是全國大學院校中唯一的一個以推動提升學生品格養成教育而成立的社團,且是由學生自己發起的。它強調榮譽心與羞恥感不是用口號,而是以實際生活表現出來才算。於是,「榮推會」將理念推行在校園內,頗獲得全校師生的贊同。他們都有一個共識:一個人有榮譽心和羞恥感,比擁有高學位和滿腦子的學問還要來得重要。而這也是東海大學創校初期培養出來的學生之氣質很不一樣,其因就是在此。「榮推會」為展現出高度的榮譽心與羞恥感,提議推動考試時即使沒有老師在場也絕對誠實,甚至帶著考卷回宿舍或圖書館作答也一定手腳乾淨│不作弊。當這樣的決議一提出,馬上就獲得曾約農校長全力支持並願意為學生作擔保。全校老師也給予全力肯定和支持。

 果真不錯,學生們都感受到榮譽心和羞恥感所帶來的生命尊嚴,突然間發現自己已經長大,要面對的,不僅是自己的良知,也看到自己確實「存在」的尊嚴。他們很嚴謹地約束自己在考試上真心誠實作答。校園裡雖然有郵局,但下班後即使想要在夜晚買郵票寄信也有困難。於是「榮推會」就在郵局裡的學生信箱處擺設一張小桌子,上面有一盒子裡面放著各種零散的小額郵票,這盒子旁邊又另外準備一個盒子,可放買郵票的錢,也可從裡面找回零錢,這對夜間寫信的師生來說,真是一件大功德。

 每天「榮推會」的學生派人去收郵票錢,然後再向郵局兌換郵票。開始設置之初,經常發現賣郵票的錢多了一些餘額,讓「榮推會」幹部感到相當不解,後來才明白原來有些學生、老師們因為發現放錢的盒子已經沒有零錢可找,只好「算了」,不用找。也有的是因為老師、教授們覺得學生用心良苦,要鼓勵學生這項高度榮譽心,於是決定拿了郵票不找零,當作鼓勵之用。因此,有一段時間幾乎天天都有多出來的「鼓勵」餘額,雖然數目不多,但卻都讓「榮推會」委員感到相當的溫馨和極大的鼓勵。這就像在紐西蘭許多村鎮路邊置放的蔬果一樣,隨你拿、錢隨你放。但從來不曾發生過短缺,因為他們的國民有高度的榮譽心與羞恥感。

 但每個團體總是有貪婪、不知羞恥的人,在東海大學那樣的教育環境下,也是會出現這樣的學生。「榮推會」的努力經過了好長一段時間之後,開始發現賣郵票的錢少了一點點,接著就發現找零的錢也消失了,再來就是連郵票也失蹤,錢也跟著沒了。逼到後來「榮譽郵票」的服務工作只好收攤。

 一九六○年代的東海大學可說是全台灣除了當時台南神學院圖書館外,採開架式的唯一大學圖書館,師生都可以直接進入書庫找自己喜歡的書。在書庫中有小桌子可供臨時作筆記和翻閱圖書之用。有一天,一位教授到圖書館去找書,他在書庫裡看到一個甚為面熟的學生猛翻書本抄寫「作業」,走過去要給他鼓勵、鼓勵。當他走到學生身邊俯首一看,才發現那是他發給學生的考卷,而該學生卻拿到圖書館去抄書作答。這位教授當時很驚訝,且覺得被欺騙受辱,消息傳出引起學校當局極大的震驚,而「榮推會」更因此受到嚴重的挫折,因為郵票事件不僅使該會好不容易建構起來的榮譽招牌「傷痕累累」,更是賠上了「羞恥」名號,現在又傳學生作弊事件,更使該會聲譽受創甚重!於是當機立斷,不再推出「良心郵票」,也不再為「榮譽心」的考試擔負背書保證。就這樣「榮推會」在東海大學創校二十多年後,社團活動力逐漸萎縮,欲振乏力。

 很可惜的,如果當時學校當局能夠堅持繼續推動榮譽心、羞恥感的人格教育,並且多給「榮推會」鼓勵、支持,則今天的東海大學訓練出來的學生必定相當不一樣。因為真正好的教育,就是從培育一個人有高度的羞恥感與榮譽心著手做起,否則就無法達到目標。

--(作者盧俊義╱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牧師) --2004/5/16--自由時報--
14楼
曾約農(1893年-1986年),湖南湘鄉人,中國教育家。

生於清光緒十九年農曆10月17日(公元1893年)。為清朝曾國藩嫡系曾孫。自幼博通經史,卓爾不群。弱冠考取第一屆庚子賠款赴英留學,在倫敦大學攻讀礦冶。1916年畢業後,旋入劍橋皇家礦冶學院研究,歸國後創辦藝芳女校於長沙。對日抗戰勝利後,創辦湖南克強學院。公元1949年後轉赴台灣,受聘為台灣大學教授,後於公元1955年被東海大學董事會推舉為首任校長。公元1956年中華民國政府派其為出席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首席代表,以其博識宏論蜚聲國際論壇。公元1956年起被聘為中華民國總統府國策顧問。

曾約農校長接獲東海大學聘書之時,即致函東海大學董事會杭立武董事長,縷陳其對此一大學的構想。認為大學主要的目的,在於保存與培養文化,因此課程之選訂,務使能建立一種包括古風之文化環境,再進一步地溝通東西、古今文化。其次,基督教育與其他性質之訓練皆有賴知識與經驗,因此教職員生必須維持高度標準,校內團體生活應受基督教條管制,以及學校當局應與政府合作。最後,並提出關於行政方面的諸項指導原則。凡此,均獲董事會的支持與嘉許。勞作教育和通才教育兩項制度,最能表現東海的建校理想與曾校長的貢獻。

公元1958年曾約農先生任期屆滿退休。東海全校師生極力慰留,甚至有學生絕食以示其慰留之意。臨別前,曾約農先生賦有「留別東海」一詩抒懷:

兩載桃畦手自栽  橫渠孤負叩鐘來
武城弦誦慚宗緒  沂水風雩愜素懷
借得寒鶴耽落拓  非關雞肋委塵埃
相期東海鯨吹浪  一為中原洗劫灰


公元1973年,東海大學為紀念曾約農先生,遂將校門口連接到教學區的主要道路命名為約農路。

公元1986年12月31日,因多種老人病併發,逝世於台北榮民總醫院,享壽九十五歲。
15楼
肃然起敬!必定到台中东海大学。上次经过台中好像只是参观那个最大的寺院,而不知东海大学。 回来读《宗圣志》[六八年台湾版——幸甚!]才知约农公名。万分感谢。 是不是从台北乘坐高铁到台中较方便? 约农公墓位于何处?   万分感谢,待会去打印你的帖文。 昭达敬礼![em13]
16楼
[QUOTE][B]下面引用由[U]曾昭达[/U]发表的内容:[/B]

谢谢昭演发上照片。我是“走”进曾大屋的。 从罗湖乘港铁到大围站,看着车公庙 曾大屋而出站 转左见大大的行人天桥,有自动电梯, 看着指示牌转左下到马路“车公庙路”,直走约五百步见车公庙 “浩浩灵气车公镇...[/QUOTE]
达叔真快乐!去年4.19邀我同去,我没去[EM05][EM05]
17楼
曾約農世系(73派昭字輩)

國藩公與歐陽夫人生有三子,長子紀第,早殤;次子紀澤,51歲過世;三子紀鴻,33歲英年早逝。

紀澤公與劉氏育有三子三女,其中兩子一女夭折,由紀鴻過繼的廣銓公及次子廣鑾公傳遞香火。

廣銓公--跟隨父親紀澤公在英國多年,精通英、法、德語及滿文,後來出任過駐韓、日大使,駐英三等秘書。廣銓公次子即為約農(終身未娶)

廣鑾公--一子一女,子為昭權;女為寶蘇。現今洛陽第三人民醫院內科主任醫師曾憲文即為昭權公次子;廣鑾公的女兒曾寶蘇在美國,如果在世,現今也有100多歲了。

电脑版 Page created in 0.0625 seconds width 3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