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首页 宗亲投稿 曾氏族谱 曾氏纲要 论文特辑 曾氏名人 宗圣曾子 家族要闻 曾氏典故 关于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宗圣曾子 -> 曾子专栏 -> 曾子故事

 
 
     
曾子故事
 
 
作者 曾繁耘 来源 曾氏宗亲网 发表 2006-7-1 6:19:59 人气 27581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号   

曾参更席

    曾参在70岁时得了重病,卧床不能起了。于是,他把儿子曾元到跟前说:“人生的经验,不 要花多实少,言多行少。比如飞鸟鱼鱉,为了追求食饵而身亡。君子不要以利辱身才是。”

    有一天,他的学生孟敬子前来问候病情,曾参又语重心长地说:“鸟到临死时,叫得极为悲 哀,人到临死时,言语极为善良。君子生养之道,至死也不会忘掉修养才行。”

    又过了几天,他的弟子乐正子春也来看望老师。乐正子春坐在床前,大儿子曾元、二儿子曾 申都坐在他的足下,跟随乐正子春的书童坐在墻角的凳子上,手端著一尊明烛。书童突然用 手指著曾参床上正铺著的席子说:“那华美的竹蓆子是大夫的席子吧?”

    曾参在朦朧中听到书童说话,忽然猛省地说:“这席子是季孙氏大夫送给我的,还未能更换下来。”曾参猛喊曾元:“元儿!快更换席子!”“父亲的病重了,不可以更换了!”曾参说 :“你爱我,不如君子爱人,君子是以德爱人。你这样姑息我,我还求什么呢?”曾元听了,无可奈何,知道父亲是不愿死在季孙氏大夫赠送的席子上,只好遵命更席。曾参起身尚未躺好,便咽了气。

曾参吊黔娄

    黔娄是南武城人,与曾参是同窗好友。黔娄病故了,曾参急忙前去弔丧。
    曾参到了黔娄家里,看到黔娄的尸体静卧于牖榻上,穿著长袍,用块白布覆盖著。由于这块白布短小,盖头就露出脚来,盖上脚则露出头来。曾参提议说:“把布斜著盖,不是头脚都盖上了吗?”
    黔娄妻说:“斜而有余,不如正而不足。先生生前不邪,死而邪之,这样会违背先生的生前意愿。”
    曾参听了认为很有道理,于是哭得更为悲伤。并问黔娄妻:“先生终时,何以为謐静?”
    黔娄妻说:“以康乐为謐静?”
    曾参又说:“先生在时,食不充饥,衣不遮体,死则首足不能覆盖,棺旁也没祭祀酒肉,这能算是謐静、康乐吗?”
    黔娄妻回答说:“先生生前,国君常常想授于他正事,任为国相,但他辞而不为,这算是有余贵吧!国君还常常要赐与他米粟三千担,先生还是辞而不受,这也算是有余贵吧!他愿与天地人间共甘苦,寧愿为平民百姓,不慼慼于贫贱,而忻忻于富贵,全是为了求仁求义。这样的謐静、康乐,不是更好吗?”
    曾参听了大加讚誉:“有黔娄这样的先生,才能有黔娄妻这样的好妇人。”

耘瓜受杖

   雄鸡三唱,太阳从山林冉冉升起,农夫们纷纷荷锄下地。
   曾参的父亲曾皙荷锄走出大门,曾参紧跟在后面,来到山脚下瓜地里。那瓜苗一片葱绿,十分茁壮,迎风摇摆著。
   曾皙以教诲a口吻对曾参说:“参儿,锄地下锄要稳,拉锄要匀,切勿忙手忙脚。”说著便做起示范。
   曾参用心学习,小心翼翼地耘瓜。
   曾皙老当亦壮,遥遥领先。
   曾参初学乍练,手脚生疏,远远落在后面,但他不甘落后,奋力追赶。稍一不慎,一棵肥壮 的瓜苗被锄掉了,于是大惊失色。曾皙回头一看,十分生气,声色俱厉地顺手拿起木杖就打 儿子。曾参没有逃避,反而顺从地趴倒在地,任凭父亲责打。
   曾母听说儿了挨打,急忙跑到田间,抱住儿子痛哭:“参儿受苦了!参儿受苦了!” 曾参忍住疼痛,劝说母亲:“请母亲不要难过,爹爹是在对我教训。惹爹爹生气了。”
   曾皙渐渐息怒,回家之后,担心打伤了儿子,便悄悄到书房门窥视。曾参知道父亲走过来了 ,忍住肉体剧痛,抚琴而歌。
  曾皙看后,才放下心来,缓步又走回屋去。

奉事争异

    曾参27岁时,正是鲁哀公十六年,孔子病故了。

    孔子死后,曾参、子夏、子张、子游、有 若等弟子们沉痛守丧三年。在满三年时,共同行了大礼,失声痛哭而归。此时,子夏、子张、子游三个人提出:有若的长相酷似老师,想把有若当作孔子,以对老师的诚意和礼节来 事奉有若,表示对尊师的敬意。

    曾参听后,非常生气,立即起来反对,严正陈词:“这可不行,夫子的盛德好象纯洁的江水冲洗过,又象秋天阳光的照耀过,还象广阔无边的天地一 样圣洁,这是任何人都无可比拟的。”

    曾参一番言语,眾人听后不禁嘆服不已,深为曾参敬重老师的真诚所感动。

杀猪示信

    秋后季节,曾参的妻子怀著丰收喜悦,提著篮子、布袋,告诉曾参说:“夫子,我要去集市 买菜去了!”

    曾参的儿子曾元扯住母亲的衣衫哭哭涕涕地要求:“母亲,我也要去集市,我也要去集市.”

    曾妻劝阻说:“元儿,你在家玩耍吧,我去集市买了东西就回来,回来给你杀猪吃好吗?”

 曾元听了立时不哭了,反而高高兴兴地说:“母亲,我在家好好玩耍,回来可要杀猪吃!”

 曾妻满回答应:“是,好好玩吧,可别出门。”

    过了一个时辰,曾参看到妻子从集市回来了,立时挽起衣袖,说:“来,帮个忙,快把猪捆上!”

    曾妻急忙上前劝说:“夫子,为何杀猪,我与元儿耳戏,何必当真。”曾参非常严肃地说:“你错啦,言而无信,是最不可取的,身教重于言教,说谎话是欺人也是害自己。这样怎么能教育孩子成才呢?” 曾参说罢,随将猪杀而煮之。曾元高高兴兴地吃上了猪肉。

子夏丧子

    曾参在60岁时,与子夏、段干木设教于西河。子夏的儿子不幸病死了,子夏非常悲伤,眼睛 都哭瞎了。

    曾参听说后,赶忙前去看望。子夏哭,曾参也哭。

    子夏哭著说:“天哪,我有什么罪过,这样来惩罚我呢?”

    曾参听后有些生气,并直率地说:“子夏,你为何无罪,过去我与你共同跟著孔夫子学于洙 、泗那个地方,老了又退居于西河之上,可是西河的人都知道你,而不熟悉孔夫子,这是你 的一个罪过吧!当你的父母亲去世时,西河人都不知道,这是你的第二个罪过吧!现在你的儿 子死了,你却哭瞎了眼,没有不知道的,这是你的第三个罪过了。”

    子夏听了,甚为信服,随之丢下手中的拐杖,深深拜谢说:“我是有罪的,我是有罪的。”

思母吐鱼

   春天来到了,树木青枝绿叶,曾参庭院锦团花簇。

   曾妻从门外提来了两条鲜鱼。因为曾参 最爱吃生鱼。妻子精心泡製,放进大碗里,摆在桌子正当中,并在周围放好了佐料。

   曾参的大儿子曾元,二儿子曾申叭到桌旁,馋涎欲滴。

   曾妻斥责说:“孩子们可不能乱动,等你爹爹回来一齐吃鱼。”

   曾元、曾申拍手叫喊:“爹爹回来吃生鱼,爹爹回来吃生鱼!”

   说话间,曾参从学堂里教学回到家里。曾元、曾申都迎上前去施礼。

   曾参一手抱著书简,一手提著长袍走进屋来。

   妻子高高兴兴地介绍说:“夫子,今天吃生鱼,不知你满意不满意?”

   曾参回答:“满意!满意!”说罢,便居中坐下,两个儿子坐在两边,曾妻来回端菜盛饭,一 家人欢欢乐乐吃起饭来。

   曾参首先用筷子夹了一块生鱼,在热汤里一涮,又沾了沾佐料放进嘴里,味美可口。接著他的脸上从喜悦又变得腊黄腊黄,随之,“哇”的一块全吐了出来。

   曾妻大为吃惊,惶恐不安地问道:“夫子,生鱼不好吃吗?”

   曾参眼含热泪说:“我的老母生前不知生鱼美味,今天生鱼虽然美味,我却独自品尝,真是 不孝啊!”此后,终生不再食生鱼。

贫而乐道

    曾参随孔子从楚国返回鲁国后,继续学习与研究儒学,鍥而不捨,道传一贯。他这时没有什 么任职,仍是在家敝衣躬耕,生活很是窘迫。鲁国的国君听说后,对他非常关心和同情,决 定赠以“食邑”。但曾参以为“食邑”是只拿奉禄不做事,不如自食其力为好。于是曾参固辞不受。

    这时,派来的使者好心地劝说曾参:“先生非求于人,为何不受?”

    曾参对使者诚肯地说:“我常听说,受人者畏惧于人;与人者骄傲于人。纵然对我不骄傲, 我能不畏惧吗?”经过再三推辞,曾参终于没有接受国君赠给的食邑。

    不久,孔子听说了这件事情,便肯定了曾参的这种言行。

    此后,曾参到了楚国被聘为宾师,教一大批学生。但那里经常有战乱,就辞去宾师到了卫国 。当时,他的同窗好友子路正在卫国任孔悝的蒲邑大夫,有职有权,显赫一时。有人劝说曾 参,你到子路那里走一趟,什么不用说,也会得到高官厚禄。

    曾参却摇了摇头说:“我从来不愿垂翼求人,寧愿在西河教学过著安贫乐道的生活,不图小利,以仁为己任,直到鞠躬尽瘁,死而后己。”

    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曾参住在西河岸边,生活贫困得到了难以维持的程度。面带 饥色,手足破裂,有时三日不动火,十年没做过新衣服,帽缨子都断了,鞋子都露出了脚。儘管如此,他仍然充满乐观,怡然自得,还经常散步于西河两岸,拂著轻风,不禁抒发心怀 ,唱著《商颂》乐曲,如同金鼓玉振,錚錚有声。

尊官悲泣  
    曾参质孝,不图高官厚禄,以孝奉父母为本份。在他晚年的时候,声誉愈来愈高了。由此,齐国聘他为相国、楚国请他为令尹、晋国请他为上卿,但他都没有接受。因为他认为,父母 健在时能在跟前孝敬侍奉,做不做官以后还有时间。不过,父母的寿命是不能再增加了,应在家好好事奉父母。所以寧愿在齐国当个小官吏,虽然吏禄微薄,只有“三釜”,却能事奉父母。
    曾参还说过,杀牛来祭祀先人,还不如父母在世时杀只鸡孝敬老人更好。
    后来,曾参的父母先后病故了,他便离开家乡到了楚国做了大官。住的是高堂九仞,出门是 车马百乘,仕禄“三千鐘”。甚为显贵,可是此时此刻他反而非常悲伤起来,面向正北涕泣,悲伤不已,时常仰天嘆息,因为这时候没有双亲奉养了。

 

一键分享到:
上一篇文章 宗圣公名言注解
    
下一篇文章 曾子思想
回到列表 打印本文 回到顶部 关闭窗口

曾子先世(曾氏宗亲网,2006-7-1,16973)
曾子生平(曾氏宗亲网,2006-7-1,27186)
曾子年谱(曾氏宗亲网,2006-7-1,18057)
曾子思想(曾氏宗亲网,2006-7-1,23671)

本站内容版权归《曾氏宗亲网》所有,如若引载,请注明出处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5 - 2015 曾氏宗亲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0983号 站长:曾广宾 法律顾问:曾娜